股票配资安全吗

分类

分类:

新股询价博弈出的四大特点

  随着新股网下询价结果出炉,首批4家公司将于今日启动网上申购。经历发行规则多次微调后,率先敲定发行价的4家IPO公司颇具看点。

  据上证报记者梳理,4只新股的询价过程及发行结果凸显诸多新特征:募资金额均严格框定在计划数额内;其次,发行价低于行业均值;第三,主承销商的“关系户”被严格排查并剔除;第四,机构报价空前“默契”。

  募集资金精准贴线

  17日,联明股份、龙大肉食、雪浪环境、飞天诚信4家公司发布定价公告和招股书。除飞天诚信外,其他3家公司均无老股转让安排,且募集资金全部框定在计划数额内,其中联明股份实际募资仅为计划募资额的七成。

  值得一提的背景是,上周五,证监会发言人在例行新闻通气会上明确表态:“证监会重点关注发行承销方案、发行人募资运用信披、老股转让计划是否符合有关规定等三方面内容,原则上实际募集资金不应超出招股书披露的募集资金需求量。”

  公告显示,龙大肉食、雪浪环境、飞天诚信的募资额均在设定额之内,募资净额精准等同于募投项目所需资金,或者略少几十万。其中,龙大肉食预计募资总额为5.34亿元,募资净额4.98亿元,与计划投入项目的募资额度完全一致。雪浪环境预计募资总额2.946亿元,募资净额2.581亿元,略低于募投项目的2.584亿元。飞天诚信在安排375万股老股转让后,发行新股2001万股,预计募集资金总额6.629亿元,募资净额6.182亿元,略低于拟投入募投项目的6.185亿元。

  “监管层的要求是投行必须把握好不超募这一尺度, 同时严控发行价和发行市盈率。”有投行人士对记者表示,估计没有券商和企业敢越线。

  发行市盈率被严控

  与此同时,新股发行市盈率也受到了严格控制,有公司甚至为保证市盈率不高于行业平均水平而压低发行价,缩减募资金额。

  据披露,龙大肉食发行价9.79元,对应发行市盈率19.58倍,低于农副食品加工业23.01倍的平均静态市盈率,而A股可比上市公司静态市盈率均值为43.35倍;雪浪环境发行价14.73元,对应发行市盈率22.17倍,低于专用设备制造业30.07倍的平均静态市盈率,低于A股可比公司37.68倍的平均静态市盈率;飞天诚信更甚,其发行价33.13元对应发行市盈率16.57倍,远低于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平均静态市盈率52.03倍,也低于可比上市公司40.17倍的静态市盈率均值。

  尤值一提的是,联明股份确定的发行价为9.93元,对应发行市盈率13.43倍,与汽车制造业平均静态市盈率13.43倍相同,低于A股可比公司22.83倍的平均静态市盈率。

  这个结果来之不易。记者注意到,公司初步询价时有效报价区间为9.95元-13.90元,网下投资者和公募基金的报价中位数(已剔除报价最高部分)均为13.89元,但最后发行价仅9.93元/股。公司在发行公告中解释,此价格系“综合考虑发行人基本面、所处行业、可比公司估值水平等因素”后确定。上证报记者致电主承销商中信建投时,对方仅委婉表示:“这是综合考虑的结果。”

  据记者计算,采用低发行价或是为配合控制发行市盈率不高于行业水平,即只有将发行价降至9.93元,才能使得发行市盈率等同于行业平均值。但低发行价引发的另一个结果是,公司的募资净额将不足计划募资的七成。为此,公司在投资风险公告中写明:“本次发行募资净额1.71亿元,与发行募投项目所需投入金额2.50亿元存在较大差异,公司存在募投项目建设无法按期完成、项目建设成本上升等风险。”

  “现在监管层将严控发行价、发行市盈率当作一件大事来抓,新股发行市盈率低于同行业上市公司平均市盈率将是常态。”有投行人士对上证报记者表示。不过,该人士也表示,由于发行价格受到压制,这批新股二级市场的炒作空间会更大。

  承销商“关系户”遭排查

  在前一轮新股发行过程中,主承销商自主配售机制备受关注,但也惹来利益输送的质疑。在本轮新股发行中,主承销商同为国信证券的飞天诚信和龙大肉食,均详细披露了剔除关联方报价的机构名单。

  据飞天诚信披露,本次询价中,有8家投资者经主承销商核查后,确认该投资者是过去6个月内与主承销商存在保荐、承销业务关系公司的持股5%以上的股东,系本次发行的关联方,相关投资者提交的报价已被确定为无效报价予以剔除。具体名单包括工银瑞信、新华基金等。与之类似,龙大肉食也剔除了7家关联方的报价。

  证监会此前披露,在我武生物发行过程中,主承销商的副总经理和投资银行一部总经理在询价敏感时间段内,私下与投资者联系,该投资者参与报价并获得配售;也就是说,承销商在配售过程中,向不符合优先配售条件的投资者优先配售,事后倒签协议以满足优先配售条件。

  “经历了上一波新股发行中介违规事件后,承销商将更加严格执行排查关联方的工作。”有投行人士称。

  网下报价高度默契

  另一鲜明特征是,本次4家公司的网下申报价格空前“默契”,最高和最低报价差距不大,询价弹性明显下降。

  有机构投资者对上证报记者说:“新股申购的价格基本可以算出来,不用像以前一样打听价格,要做的就是报价博弈策略。”此前,多家公司的网下路演也基本是走过场,因为发行价已基本可以敲定。

  “如果IPO公司在发行中不安排老股转让,投资者只要根据募集资金、发行费用、发行数量这几个参数就可算出发行价。”有负责打新的机构人士表示,“我们也跟同行对过答案,很多都是按计算结果报价的。”

  例如,据龙大肉食披露,剔除无效报价后,网下投资者和公募基金报价的中位数均为9.79元/股,加权平均数均为9.77元/股,公司确定的发行价为9.79 元,而此前机构计算出的参考价也是9.79元;据雪浪环境披露,网下投资者全部报价的中位数为14.74元/股,加权平均数为14.75元/股,公司发行价14.73元,也与此前机构算出的参考价格14.74元相差毫厘。

  “网下报价原来可以报三档,现在只允许报一档了,这需要投资者报价更为精准,这也是网下询价结果高度一致的一个重要原因。”有分析人士指出。

  而在年初的新股发行中,网下投资者与公募基金的报价无论中位数还是加权平均数,都很少见到相同值。例如纽威股份,在剔除无效报价后,网下投资者与公募基金的报价中位数分别为16.75元、16.45元;加权平均数分别为16.92元、16.50元,公司最终确定的发行价为17.66元。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