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配资新闻

分类

分类:

新股重启 严刑峻法随行

  新股停摆8个月之后,证监会新一轮新股发行改革开始向市场征求意见,这意味着新股重启发行开始进入实质性操作阶段。

  过去几年来,偏重于发行人和上市前私募利益的机制设计,造成新股业绩粉饰和财务造假成风,高溢价发行带来的套现冲动让二级市场投资者亏损累累。二级市场的池子显然已不能接纳脑满肠肥的一级市场食利者。

  但倒逼出来的证监会新股发行方案依然是批评声如潮。方案中的若干措施甚至可以视为市场化的倒退。在中国资本市场重融资、轻回报的整体环境下,这也是证监会的无奈之举。新版发行方案中,对业绩包装、财务造假的严厉惩戒措施让人印象颇深。在制度和市场约束严重缺失的当下,严刑峻法不失为一个权宜之计,但前提是执行到位。

  根据新版发行方案,发行人提交上市申请并得到受理后,就要披露招股说明书,以加强社会监督。这对财经媒体和财经公关公司来说是好消息,但打铁还需自身硬,上市公司的质量理应经受得起推敲。发行人客户和财务数据等关键信息提前暴露在竞争对手面前,这可视为在步入公众上市公司前必须读的“预科班”。

  发行方案中市场化的措施还包括:再审企业可申请先行发行公司债,放宽核准文件的有效期至12个月,发行人自主选择新股发行时点。

  不过,方案中也不乏头痛医头的反市场化措施。

  新股重启后,如果6个月内跌破发行价,将延长大股东和管理层持有股票锁定期6个月;二者持股解禁后两年内,不能低于发行价抛售股票;新股上市5年内,如果股价低于每股净资产,要采取回购等方式维持股价。同时,发行人上市当年营业利润同比下滑50%或上市当年即亏损,证监会将立案稽查并暂停受理报检机构的发行申请。

  这可视为发行价和营业利润“刚性不破”。过去新股发行中,受诟病最多之处就在于业绩审核。事实上,在市场竞争机制下,发行人是无法确保业绩增长的,此次又把“不能破发”加入进来。证监会对上市公司进行业绩背书是新股定价和失序炒作的根源,不知为什么还要在这个枷锁上越套越深,竟然还要对发行价背书。这挑战了买者自负的原则,虽然能部分缓解二级市场投资者的愤怒,但只是将问题往后推。如果上市公司没有竞争力,跌破发行价、净资产乃至退市都是理所当然。

  为了重启新股发行,证监会对在审企业进行了一场运动式的财务核查。因担心被查出问题,有近300家企业主动中断上市进程,当然,目前在审企业中也还有蒙混过关者。这在一定程度上说明拟上市企业财务包装和造假之盛。

  资本市场不怕绩差企业,再差的企业也有相应的价格,但怕财务包装和欺骗。证监会在新股发行方案中严厉声明:发行人和中介机构报送的发行申请文件涉嫌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重大遗漏的,移交稽查部门查处;查证属实的,3年内不再受理发行人发行申请,并追究当事人责任。

  之前通过财务核查,证监会已经摸到了企业造假的关键点,详查发行人银行流水,大部分业绩造假将无从遁形。如果对查实造假的企业和保荐人严厉处罚,大幅提高造假的成本,资本市场将得到很大的净化,将慢慢培育起完善的新股定价机制,而无需在发行价、限售期、业绩增长等方面对市场主体进行限制。

  万福生科(300268,股吧)几乎全盘造假已经坐实,公司依然保留了上市地位,保荐人平安证券拿出赔款息事宁人,换得停止保荐资格3个月的轻微处罚。对于惯犯平安证券来说,背靠平安集团,不差那份钱用来补偿。如果证监会真能对治下的坏孩子痛下杀威棒,投资者对新股自然就会有信心。但问题是,严刑峻法能落到实处吗?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