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配资新闻

分类

分类:

新股上市数量应有所限制

  证监会日前公布了新股发行体制改革征求意见稿,昨日本报编辑部热线被股民打爆,纷纷要求通过《大众证券报》给新股发行制度改革提点自己的意见。自本期起,《大众证券报》将陆续刊登投资者的建议、意见。

  对比此前的新股发行制度,本次《征求意见稿》有七个方面受到中小投资者的关注:招股说明书实行“受理即披露”,发行人自主选择上市时间,网下发行由主承销商自主配售,发行价由发行人与承销商自行协商确定,锁定期和减持价与发行价挂钩,在审企业可以优先发公司债[-0.03%],放宽IPO核准文件有效期至12个月等。

  发行时点自选或使A股无牛市

  新股发行制度改革征求意见稿看点很多,但是广大投资者都有自己的关注点和自己的具体看法。“我最关心的就是发行人自主选择上市时间这一条。”股民曾先生说他有一种担心:“这可能使得A股再无牛市,因为股市一变好大家都来发新股。

  “你看,意见稿一出来,股市就大跌,说明市场对IPO重启还是有顾虑的,不能一味地说IPO对股市趋势没有影响。”曾先生向记者说:“发行自主选择上市时间确实是一种进步,不能否认,但是出于呵护股市的态度,应该增加一条新股上市数量的限制,比如每个月上市新股不超过20只,这也可以防止大量新股集中上市扼杀牛市。”

  上海一位长期参与一级市场的孟先生也表达了上述担忧,他认为“这个必须要有所限制,可以按照每月或每周限定上市数量,也可以限制主承销商,比如一家承销商当月保荐上市公司数量不能超过1家或2家。”之所以建议从承销商的角度限制,孟先生说:“估计以后上市时点的选择大概率是由承销商来定,因为他们对这个市场更了解。”

  同时,对于配售规定,孙小姐说:“网下配售社保和公募基金就占了40%,加上其他机构的配售,个人投资者的比例可能会降得很低,带来的后果可能仍旧是标的稀缺。”

  主承销商的权利太大了

  本次《征求意见稿》的一大看点是将定价和配售等重要环节交给了主承销商,投资者对此争议很大。多数投资者认为,此前曝出的财务造假等恶性事件都与承销商有关,目前国内投行素质良莠不齐,一下子把权限放得过大,可能不利于新股发行制度改革的推进。

  股民“瓜哥”说:“网下配售不再实行比例配售或者摇号配售,而由主承销商自主配售,主承销商权利过大,有寻租空间,但没有约束机制,应当配套一些限制性措施,比如在主承销商开户的投资者配售不应超过一定比例。”

  孙小姐也担心:“如果主承销商自主选择配售对象的话,如何保证配售过程中的公平公正?”

  此次《征求意见稿》还规定,符合条件的个人投资者可参与网下定价及配售,IPO规模4亿股以下的,有效报价机构、个人投资者分别不少于20人。“我所关心的是,这20个投资者的选择标准是什么,如果主承销商自己安排一些人来操纵报价怎么办?是不是应该有相关的避嫌措施?”孙小姐跟记者说:“如何防范这种操纵行为,需要有更加精确的监管措施。”

  处罚措施不全力度太轻

  “受理即披露”这一条是投资者比较欢迎的,主要原因是“拟上市公司在太阳下晒的时间长了,更有利于挤干水分”。

  “如果新股的招股说明书更早的披露,让你们这些财经媒体多做做舆论监督,它们造假的东西被挖出来的风险更大了,也就逼着他不敢违规发行。”曹先生认为,对上市公司高管减持的约束也很重要,“征求意见稿有关于限售股解禁后两年内减持价格不低于发行价的要求,我觉得很有必要,如果上市公司的老板们都只想着套现走人,叫股民怎么能有信心呢?”

  但另一方面,提高透明度的同时,处罚措施不全和处罚力度太轻还是让投资者不踏实。曹先生认为;“总的来说,整个意见稿里的处罚措施还是太轻了,有的也太含糊,就像对减持的约束,根本没说如果做不到将怎么处罚。”

  曹先生进一步对记者说:“如果上市公司查实出现造假行为,应该对发行人和承销商处以数额巨大的罚款甚至法律制裁,而不仅仅是暂停受理保荐机构的IPO申请,处罚措施需要更加量化。资本市场的利益诱惑这么大,处罚的棒子要是打得一点都不疼,谁能保证大家真的会遵守规则。”

  此外,《征求意见稿》规定,拟IPO的在审企业可申请先发行公司债,这一点明显是从上市公司的角度考虑,投资者认为应该兼顾各方利益,考虑一下减轻A股市场的融资压力。孟先生说:“股债同时融资,上市公司当然更乐意了,是不是应该加一条,即公司债融资后,适当降低A股融资额度。”

  对于本次《征求意见稿》的其他看点,投资者仍在热烈地发表意见和建议,本报将继续报道,让投资者在新股发行制度改革中发出自己的声音。

返回列表